早上敲钟晚上带货,身家2000亿的丁磊不知愁

无论是小龙虾,还是午餐肉,丁磊从头到尾都吃的很香,并且给出了自己对美食的终极奥义——不需要热着吃。

20年前,仅作为门户网站赴美上市的网易,此次归来,已经是拥有电商、游戏、教育等多块布局。

而后做音乐,养黑猪,精品战略下的网易路子越走越宽,但不像阿里有淘宝、腾讯有微信,网易产品阵营中却始终缺少一款“王牌级产品”,尽管邮箱、云音乐等产品已经达到数亿级用户规模,但就用户粘性来看,尚不足以打开新的局面。

业务板块复杂,赚钱逻辑却简单,游戏一直是网易的现金奶牛。

“今天是丁总大喜的日子。”晚上8点,在华少的恭喜声中,丁磊开启了自己的首次直播带货。

恰恰在这一轮的中概股回归潮中,网易却拔得头筹。一周后将是京东回归,此外拼多多、百度、携程等都被传将回港上市。

回港上市首日,资本市场对网易的热度也堪比直播间。截至港股收盘网易股价涨幅5.69%,至130港元,市值4468亿港元。丁磊占总股本的44.7%,身家近2000亿。

实际上,自去年9月出售考拉、分拆有道、音乐回血,一番“壮士断腕”的操作后,网易开始从“有态度”走向“有标签”。

网易的年少知愁

“少年,多昂扬、热情和好奇,而少繁复、城府和心计。”但更重要的是,少年仍需知道“愁滋味”。

“慢”网易的“快”回归

即便丁磊觉得,「战略」是一個被玄学化的概念。但这个“少年”的战略目标其实很清晰,保证游戏的高毛利,保持创新业务的稳步发展。

从互联网门户时代至今,张朝阳和丁磊是少有的、一直活跃在台前的互联网大佬。但与张朝阳独自一人的“慢节奏”直播相比,丁磊的直播间左有华少,右有主播蛋蛋小盆友,两位主播卖力带货,丁磊只需要对着镜头微笑就够了。

丁磊也是业内有名的网易“代言人”,在乌镇请大佬们吃自家养的黑猪,还是用严选的餐盘,接受记者采访时,也穿着严选的衣服。看似是笑容满面的真诚分享,其实也是目的明确的宣传推广。

从那时开始,丁磊把游戏业务视为转型的目标,先是《梦幻西游》成为国民游戏,后拿下暴雪的合作,逐渐使其从门户广告的阴影中走出来。

距离最低时仅2000万美元,20年间,网易市值翻了2700倍。业务更是从单一的门户网站,扩展到游戏、教育、电商、广告、邮箱等多元化板块。

在股东信《相信热爱的力量》中,丁磊用几个关键词回答了外界对网易一向佛系操作的质疑:“少年”、“用户”和“热爱”。

丁磊为此下了定义,這是一种网易特有的哲学:像个傻瓜一样,为一件事坚持,为一个念头疯狂。

但此前,他的标签更多是“死磕”与认真,比如带着助手在20多天内跑遍大半个中国、每晚踩点10多个网吧,只为搜集玩家对游戏的使用反馈;也可以反复调试20多遍网易云音乐App播放界面黑胶唱片转速,只为给用户最佳体验。

“我在笑着花钱”

但关键的问题是,即便丁老板今晚诚意带货,这波流量要如何从快手平台有效回流到严选的官方店内,成了实打实的“硬伤”。这也同样是这些内容平台的直播带货,与淘宝直播相比最大的痛点。

“毫无疑问,这是吹响中概股回归潮的号角。网易的回归,刚好是在港交所上市制度改革利好的背景下。阿里的首轮回归,在同股不同权等规则设立方面奠定了基础,参考之前阿里的经验,网易的回归也将维持在美股的高估值。”某股分行投行人士对「电商在线」分析。

这点,网易在其招股说明书中就有表示:此次募资的重要目标,是发展游戏板块的海外市场业务。

前者携网易刚上市,身价2000亿港币,直播带货就是乐呵乐呵,后者直播需要还债,交个朋友,也是为了下一次卖东西给你。

实际上,网易严选的消费者更多是从网易邮箱培养起来的一二线白领,而快手平台主打三四线以下消费者,两者有所出入,却并没有妨碍这场直播取得较好的销量,每4分钟一轮红包发放,也维持了较高热度。

就在上周,网易旗下《率土之滨》游戏被曝出配齐顶级装备需要60万元人民币,玩家们开始表达不满,并大规模地向网易索要充值发票和拒绝进行游戏,铁人铁胆预测意见甚至放言要到丁磊直播间抗议。

很大程度上,网易都是“慢半拍”,回顾过去这些年的发展历程,电商、社交、O2O、直播等风口,网易几乎全都错过。从2007年的搜索业务起家、做有道词典,再到2011年的有道云笔记,网易有道一直在缓慢行进,直到2014年,网易有道才踩中K12在线教育这个赛道。

纵向来看,腾讯形成的压力是成倍增的。排行全球第一的腾讯游戏占据市场份额有51.86%,而排名第二的网易只占据了15.81%。

有趣的是,张朝阳和丁磊作为初代互联网大佬,都不约而同在这个时间来直播带货。

鞋子都没来得及换,早上还穿着白T恤敲钟的丁磊,晚上已经一身黑T坐进了直播间。

“对互联网而言,慢好像是原罪。但快餐吃太多,人很容易失去感知美好的能力。”网易走过这22年,越来越胖,人称“最快乐富豪”的丁磊走上了“佛系”道路。

在毛利率方面,纵观在线教育行业,新东方的毛利率已达70%以上,大多数教育类平台毛利率都达到40%以上的水平,有道2019年第四季度的毛利率为29.8%,水平堪忧。

被丁磊视为另一张核心王牌的网易有道,依然还是讲故事阶段。

然而,在理想的算盘之下并非是畅通无阻的道路。当下的网易,其音乐与游戏这两块重要业务都处在关键的节点。

20年前,网易首次上市,当天股票就遭遇破发,几个月都没缓过来,其股价从15.50美元的发行价跌至最低的0.48美元。

“这与网易在美股长达20年的上市时间,并且有优异的业绩表现有关,能够做到按季分红实属不易。”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电商在线」表示。

卖货之外,这是一场被游戏装备贯穿全场的直播。

毕竟他俩在带货这件事情上是有基础的。四年来,张朝阳一直坚持中午12点在线直播英语新闻,以前但凡是搜狐的活动,清一色都是张朝阳在站台。

建银国际分析师Ronnie Ho在研报中指出,手游是网易的支柱,而有道和音乐业务则扮演新的增长引擎。在游戏上,腾讯的优势在于分销,而网易则能借IP与出海走出自己的差异。

一方面,网易游戏在海外市场的表现已经可圈可点,海外收入已经占到游戏板块的11%。《第五人格》等游戏在日本市场表现优异,App Annie数据显示,2019年,网易是唯一一家全年各月都稳定在日本地区公司收入榜的中国企业。

对网易来说,电商和有道,依然是“赔本赚吆喝”,游戏仍将长期背负赚钱的重任,随着网易业务的不断聚焦,“标签化”之后的网易如何扭转一手赚钱一手花钱的局面,将是这个少年必须面对的“成长烦恼”。

更重要的是,腾讯已经建立了从上游内容生产、中游市场发行和以社交为基础的下游销售渠道,组成一个成熟链路,但网易一直以来缺乏核心战略的打法,导致游戏业务依旧“单打独斗”,从海外“弯道超车”是一种必然选择。

丁磊今天直播带货的主题是“不赚钱,图个乐”, 和之前罗永浩的“不赚钱,交个朋友”相得益彰,但本质上有着天渊之别。

不管今晚工作人员是否在紧张的进行控评,但从开场以来的氛围看,一顿老铁文化加上丁磊招牌式的笑容,直播间一直不缺少欢乐。最后评论已经变成:“我就是在笑着花钱”。

最艰难的时候,丁磊决定卖掉网易,四处找买家,可没人愿意接盘,最后步步高董事长段永平劝他,不要卖公司,去寻找新项目。

网易的游戏业务作为营收支柱,已经显露出疲态。天风证券在研报中直言道,网易手游2019年第四季度的市场占有率为16%,为2015年第二季度以来最低水平,与高峰期29%的市场占有率相比相去甚远。

从此前财报来看,获客和营销成本是有道的支出“大头”。第四季度,有道总运营支出为3.265亿元,其中光销营销费用就达2.058亿元,占到总支出的63%。

从网易招股说明书来看,二次上市主要为了发展游戏全球化,而直播间卖力推广的网易严选和有道课程,也让丁磊这一天的“卖力演出”给网易的核心方向定了基调:游戏和创新业务。

“龙虾能淬火吗?”、“买小龙虾送刘备吗?”、“吕蒙多少钱我买了。”

 


posted @ 20-06-14 09:41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铁人铁胆预测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