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地摊没有错,重在管理

“地摊经济”无疑是中国今年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在获总理李克强加持为“中国的生机”之后,全国多个城市密集出台了各种对地摊经济的松绑、扶持政策,“地摊”回归,彷佛“千树万树梨花开”。

不过,地摊经济只是一种过渡性、灵活性和临时性的就业,从长远而言无法解决大规模的就业问题,摆摊致富更只是个别故事,不宜过度宣传。曾有一篇报道就引述深圳多名摆摊者慨叹:“如果不是生活所逼,谁愿意干这个啊?”

其实不然。

60年代的台湾,进入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城市建设引来了大量的劳动力。人们在出工之余,聚集在城市的角落里摆摊,有倒卖CD的小贩,有卖炒河粉的小哥,有做家乡小吃的大姐。随着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生意五花八门,逐渐形成了一条以美食小吃、小商品摆卖为主的街道。流连夜市的三教九流都有,骑电动车和开豪车的都是小摊位上的熟客。胡椒面包、臭豆腐、牡蛎煎蛋、火焰牛肉、炸鸡排、芋头丸、糯米糕、花生冰淇淋卷......都能够在一个个阿伯大婶的摊位上买到。无论是吃、买还是玩,都能让你尽兴。

而对于摊贩的管制,台湾各地方县市都有《摊贩管理自治条例》,对于何处可以摆摊、谁可以摆摊、营业时间等都存在相应规范。当然,法律是死的,有时候仍存在一些人情空间,因此也常看到所谓的未获许可的流动摊贩或摊商在街角、巷口摆摊,平时无事,但一遭检举,就必须承担罚款甚至收摊的后果。

不过,地摊经济难道真的就会那么乱?

地摊、小贩生意本就是重要历史文化之一,例如刘备未成名前就曾编织草鞋摆摊贩卖;姜太公据说也曾在市集里卖酒贩肉。不过秦汉时期的抑商政策,地摊经济当时不甚风行。但到了魏晋南北朝、甚至唐代后期,摊商经济就日趋蓬勃,宋朝时更是百花齐放。到了清代,政府甚至默许摊贩进入衙门兜售。从历史的发展过程,虽然“士、农、工、商”的商人是地位最低下者,但仍可见地摊或摊商经济在历史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面。

尽管转型逐渐成为台湾旅游业的一部分,铁人铁胆预测意见但夜市里的文化并未因为游客的到来而受到商业化上的冲击。人们过去卖什么,怎么卖,都没有太多的改变,所以无论是游客还是原先的顾客,都对夜市乐此不彼,而不会因为说它成为了一条旅游美食街,就再也不去。

在香港和台湾地区,也有以九龙旺角、佐敦、士林夜市等为代表的地摊经济,每天都是人流不断。据介绍,仅台湾就有摊贩44万余人,各地知名夜市与老街,往往变成旅游名胜景点,吸引海内外的游客前往一探究竟。甫被罢免的高雄市长韩国瑜,2018年时的选举口号就是庶民经济、并进一步带动夜市经济的成长。重视基层及底层民众的经济需求,获得当时许多台湾民众的认同。

这些小本生意本就存于历史发展之中,且各地方的发展与特色也不同,中国官方更应借此因地制宜、妥慎规划适合各地发展的地摊文化。一旦处理好,能够成为吸引游客、甚至带动基层经济的涡轮。但假如各地只会盲目跟风或吹捧,就有可能失去原本的初衷,而未见效果即遭腰斩,更是值得商榷。

然而,事隔仅仅数日,中共中央文明办就作废并删除有关“地摊经济”的正式文件;《北京日报》列举了北京作为首都不宜鼓励地摊经济的理由;央视称地摊经济不能一哄而起;《人民日报》也称地摊经济升温但“不能发烧”。各项媒介都传达了对于地摊经济蜂涌的忧心。

编辑: 马歌

“一管就死、一放就乱”,这是中国内地经常出现的两难局面。过去,地摊经济也曾红红火火,但因为各地要“创建文明城市”而被一刀切。如今突然解禁,又缺乏配套措施,交通受影响、摊位费高涨、卫生脏乱差等负面效应也随之而来。大连一夜市开放后,附近出现交通堵塞、垃圾成山,马上匆匆叫停。北京市官方更直指“摆地摊”活动“不利于树立良好的首都形象和国家形象”,将加强执法。

应因地制宜、妥慎规划适合各地发展的地摊文化。

“地摊经济”刚刚松绑没几天,突然被叫停。

台湾各地知名夜市与老街,往往变成旅游名胜景点。

 


posted @ 20-06-23 04:25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铁人铁胆预测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